中小银行“成长烦恼” 抱团取暖能否破局

haixia004 4018 0

你知道我国共有多少家银行吗?他们的日子都还好吗?

4607家,这是银保监会在2020年6月份公布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数量“家底”。而其中的4000多家机构都为中小银行,它们的名气虽然没有六大行响亮,但怀着深耕地方经济,服务民企、三农和小微企业的宗旨,撑起了金融服务的半边天。

展望2021年,中小银行面临冰火两重天:一方面,不良贷款承压、揽储渠道减少、增资“补血”面临困境;另一方面,中小银行加速“抱团取暖”,走出特色化经营路线,用精耕细作的方式加速发展。

1 资产质量整体承压

“2021年的金融风险,主要来源于疫情之下由于中小企业个人问题导致的银行不良贷款。”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周皓表示,有一批中小银行需要重组。

中国银行发布的《2021年度经济金融展望报告》显示,当前,中国部分中小金融机构的风险较高,不排除个别银行会重现类似包商银行的风险事件。与这些银行信用相关的同业拆借、同业存款、资本工具的风险值得关注。

对于上述观点,上海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系主任奚君羊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赞同,“毕竟中小银行的经营波动大,稳定性比起大行弱,容易受到宏观经济环境影响”。不过,奚君羊认为,比起2020年,今年的情况会有明显改善。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陶金则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2021年,信贷大量投放造成的潜在不良积累可能仍会持续,中小银行作为小微、三农和民营企业信贷服务主力军,其不良的积累压力较大,相对应的资本补充压力也较大。

受服务小微企业的天然属性影响,2020年中小银行面临了不小的调整。央行接连颁布定向降准,引导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较低利率投向中小微企业。但这对中小银行本身的经营也造成了不小的反推力。

2020年12月28日,全国首例村镇银行解散获批,这对全国1641家村镇银行不失为一个警钟,在业内掀起轩然大波。中小银行的风险是否已全面蔓延?

联合资信认为,值得关注的是改善资产质量的方式: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1至10月商业银行核销不良贷款总额较2018、2019年度同期相比,增长约15%,核销力度明显提升,这也与监管部门指导商业银行加大不良核销力度的政策方向一致。

联合资信进一步指出,2021年中小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将会呈上升态势,但具备一定的风险覆盖能力。同时,银行表现也因其所处区域不同而有所分化。其中,东南沿海地区的资产质量相对乐观。而本身存在较重资产质量历史包袱的地区,例如山东、内蒙古、山西等省份,或需外部干预以对当地中小银行的资产质量进行改善。事实上,此类地区目前已有相关举措,正在部署通过发行地方专项债、中小银行合并改组等方式,帮助当地银行出清不良贷款、有效改善资产质量。

针对中小银行存在的潜在风险,周皓强调,由于我国四大行占90%左右的资产规模,因此中小银行从规模上而言不会产生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不过会有一些区域性的个别风险点。“这些债务情况只要银保监会和央行预见的早,专项债补充资本的政策落实的好,主要风险是完全可以克服的”。

2 互联网吸储“被冰封”

与此同时,吸储困难一直制约着中小银行发展。在移动互联网大行其道的当下,不少中小银行一度通过互联网巨头渠道,批量获客,快速吸储。

但这一吸储渠道背后的风险隐现。“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展此类金融业务,属‘无照驾驶’的非法金融活动,也应纳入金融监管范围。”2020年12月15日,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在第四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表示,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存款的流动性特点有别于传统储蓄存款,给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带来新课题。

去年底,支付宝率先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随后多家互联网平台纷纷跟进。这条吸储之路凉了,对中小银行无疑是个重击。专家认为,目前中小银行面临的吸储困境在短时间内无法得到解决,将是长期的困境。

“由于中小银行的经营特质和监管要求,其负债压力是长期性的。”陶金表示,高息存款产品的强监管使得中小银行很难实现有效、可持续性地吸收低成本资金。短期来看,积极参与同业市场,通过发行大额存单等方式缓解短期的负债问题,是中小银行较合理的选择。

奚君羊坦言,目前来看,中小银行在揽储方面将处于持续的困境中。“被斩断存档计息和互联网揽储之路的中小银行,唯一能做的就是靠营销、宣传、服务等特点来吸引存款。但也只能是在原来的基础上略有改善,对中小银行来说存款来源不足将会是长期问题”。

那么,中小银行能否学习大行的例子,通过建立理财子公司多多揽储?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李广子表示,中小银行设立理财子公司存在一定的难度,主要包括:

一是资本实力,目前设立理财子公司最低资本要求高达10亿元,一些体量较小的银行可能不具备这种实力。

二是人才储备和科技系统,理财子公司对产品研发能力和科技系统要求较高,部分中小银行可能无法达到这种要求。

三是客户资源,中小银行一般是区域性银行,缺少大行遍布全国的网点和广泛的客户资源。

揽储困境对于中小银行的未来发展无疑是一种限制。“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奚君羊表示,存款不流失的话,能让中小银行维持眼下蛋糕的规模,但无法增加规模。中小银行未来的业绩提升不能指望依靠提高规模,而是要靠效率——降低运营成本,提高资金投向的安全性,通过提升效率促进中小银行发展。

“中期看,央行还有必要更加关注中小银行的流行性状况,保证中小银行在短期的资金充裕和相对低的成本。”陶金指出,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还是要推进存款端利率市场化,在严格监管框架下充分发挥市场竞争,减少非市场因素的限制,让中小银行至少可以通过提高价格来获得更多资金。

3 补充资本渠道受限

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需求迫切,但IPO情况并不乐观。与2019年8家银行上市相比,2020年仅厦门银行1家银行登陆A股。目前A股排队上市的13家银行中,有8家为农商行,中小银行增资需求仍然急切。

1月7日,2021年A股首家IPO过会银行诞生,绍兴瑞丰农商行候场4年终获放行。如今开年即有一家银行成功过会,这是否意味着今年银行上市要提速了?中小银行还能以何种方式增资?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银行业通过实现IPO补充资本,完善公司治理,“这个方向是确定的”,但IPO是否会提速还有待观察。

根据联合资信发布的报告,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方式较为有限,内生资本来源于盈利能力和超额拨备,但二者目前都因为资产质量的原因被严重削弱。其中,农村金融机构补充资本的需求最为迫切,城商行次之。究其原因,均是由于资产质量迅速恶化侵蚀了资本,导致资本水平严重不足。

陶金指出,不同的资本补充压力程度、不同风险暴露程度的中小银行,其补充资本的方式和规模需要考虑不同的方式。“若银行资本补充压力较大、内源融资能力较弱,则需要通过争取发行资本债、引入战投甚至重组等方式多渠道及时补充资本,而上市中小银行则可充分利用资本市场融资渠道”。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四季度包商银行二级资本债全额减记的事件,对中小银行发行资本补充债券带来一定冲击。据联合资信梳理,截至2020年11月25日,尚在存续期的银行资本补充债券规模超4万亿元,涉及530只债券,发行人数量约280个。这其中,已有七家停止披露数据,其中三家农商行已因不配合提供资料被评级机构终止评级。

对于中小银行增资困境,陶金认为,政府适当给予帮助是必要的,2020年地方政府专项债的一定比例用于中小银行补充资本,2021年可继续对个别地区的资产质量相对较好的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进行专项债的安排。

2020年7月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决定着眼增强金融服务中小微企业能力,允许地方政府专项债合理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

目前,包括广西、广东、山西、四川、陕西、浙江等多省中小银行专项债已密集启动发行。其中,广东省100亿元资金将分别为郁南农信社、普宁农商行、揭东农商行和罗定农商行等4家金融机构增资;浙江省支持中小银行发展的50亿元专项债全部用于温州银行补充资本金;广西壮族自治区支持中小银行专项债券总计118亿元,将用于支持21家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

不过,这也将取决于各地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和对当地中小银行支持的意愿。奚君羊表示,鉴于疫情后,一些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也不是特别宽裕,目前没有可以依据的政策出台,如果通过负债方式追加对当地银行的补充,压力也会比较大。

令人欣喜的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将多渠道补充银行资本金纳入公报,政策定位进一步提升。光大证券首席金融业分析师王一峰预计,监管部门将完善资本补充工具安排,支持各类资本工具发行,2021年有望成为资本补充大年。

4 中小银行应“精耕细作”

柳暗花明又一村。

尽管来自各方面的经营压力和风险似乎把中小银行逼到“山穷水尽”,但他们也逐渐找到了“抱团取暖”的方式。

2020年,中小银行掀起了“抱团取暖”的小高潮,四川、山西、陕西和河南等多地有7起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涉及近30家银行机构,数量超过往年。

在专家看来,抱团取暖、合并重组的趋势将在2021年继续,这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中小银行资金和规模小的问题。

不过,在取暖的同时也要警惕风险。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此前在第二届小微经济发展论坛上表示,中小银行在处置风险时不能简单的拉郎配。这样可能会产生一些负面影响。例如,破坏金融机构体系的完整性,立足本土、小而精的农信社受到打击,出现越来越多大型农村金融机构,转而追求大项目、大客户和跨区经营,不利于农信社下沉重心进行更好的“三农”和小微金融服务。

泽平宏观也认为,在中小银行经营风险加大的背景下,兼并重组是大势所趋,能够提高抗风险能力。更重要的是,随着中小银行快速发展的阶段告一段落,未来需要差异化经营,塑造自身优势,业务上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

有舍才有得。奚君羊直言,中小银行需要专门针对自己有优势的目标客户设计产品,找到自己的优势和市场空缺,并放弃其他客户,摆脱全面开展经营业务的战略。

在陶金看来,中小银行存续的重要意义以及他们的经营基础就是服务当地的中小微企业,多年扎根地方的经营为很多中小银行带来了服务的针对性,这些针对性服务是当地中小微企业所急需,而大型银行往往不能有效提供的。因此,中小银行的道路就是通过开发更多新产品和服务等方式,增强客户粘性,提升经营可持续性。

陶金还特别提到了风控和金融科技的重要性。他认为,中小银行在面临激烈竞争时,需要去开拓创新业务和缝隙业务,形成本行特色业务或产品,但同时对应的风控也不可或缺。

“事实证明,部分中小银行注重深度应用金融科技,利用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提升对客户的风险识别,他们的不良率往往也是相对较低的,因此金融科技的自身研发或购买,还是能够本质上提升银行个人信用贷款业务的风控水平。”陶金称。

(责编:李宜霖(实习生)、李栋)


Top